全唐文 第01部 卷七十八 董诰着

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
全唐文  第01部 卷七十八  董诰着

◎ 武宗(三)◇ 顾惜赦文朕粤自藩邸,来握乾符,衔哀受遗,当宁兴感。 永惟我高祖太宗,一心创业,其後列圣,奕叶重光,英睿考查,洎於先帝,秉文之德,光阐皇猷,将洽理平,甫臻仁寿。 顾予冲昧,叨承应允统,祗命若临於泉谷,接头理未详於政刑,空怀济物之心,将缵已成之业。

所尚者俭仆,所宝者忠良,肆眚法解网之仁,厚生敷流泽之惠,上凭灵祉,下便物情,期中外以叶心,冀瞻望而咸。

爰遵典训,特沛鸿恩,谅斗争政於惟新,敢忘忧於驭朽。

可应允赦全来往,自开成五年勤学八日昧爽已前,应允辟罪已下,罪无轻重,咸赦除之。

惟十恶假充故杀人官典犯赃,不在此限。 ◇ 南郊改元赦文门下:古之令主,肇开顽慎重皇极,莫不苟且偷安郊庙,统和神人。 将以承上天之眷命,告下土之率服,恪有令典,留为後法。 是以太阳施光,调忘我之临照;和专程物,乐有截之生灵。 明察为先,诚敬攸属,斯道不远,宏之在予。

朕以寡昧,入奉丕构,应三灵之协庆,祗一德以咸美。 代邸乐推,赖元臣忠力;虞琴方暗藏,冀万来往欢心。

顾以涉道字斟句酌(阙)惕若驭朽,凛如蹈冰,纳隍勤诫励之怀,置器审安危之地。

苟一物颀长所,时予之深辜。

奥以献岁吉辰,祀养痈成患,烟燎既达,牲币克修,百神受职而敬恭,六温煦承祝愿而霈洽。

礼成而退,庆孰应允焉,接头与公卿应允夫,同行臣庶,导迎善气,同我祝愿嘉。 变生人之线人,振应允化之暗淡,立号垂统,自中形外。

延八斗争之洪福,敬五始之惟新。

事天之礼,既因高以荐诚;及物之恩,宜顺时以布泽。

可应允赦全来往。 改开成六年为会昌元年。 ◇ 加尊号赦文门下:昔我高祖太宗,始造区夏,辟乾坤以覆载,揭日月以照临,应允德耿光,格於上下。 昊天有成命,我二后受之,列圣丕图,克应允其绪,文绥武靖,奕叶连枝。 逮予缵修,罔敢颀长坠,诚欲追踪在昔,贻范行为,陶末俗於至和,返应允朴於已散。 而道彻上彻下以居域中之应允,文彻上彻下以玉成来往之化,恭己南面,夙兴夕惕,遐接头理古,歉然於怀。 至於嗣岁丰穰,寰海康静,妖灭息,华夷应允同,兹实监自天,匡救俊俏,谅非己出,安敢自字斟句酌。

而三台百辟,陈忠沥恳,加我应允号,其疲顿堪?谓予守文,宜述先志,抑而阔别者三请,确而不拔者群诚,岂贪在己之名,姑念从人之欲,祗膺典册,良深惕励。

於戏!颜子匹夫也,犹曰舜何人哉?矧有其位行其洞穴,而不接头齐其道也。

尚念交修,俾克用。

今维夏长养之时,动植之物,莫不自遂,接头有以导迎史乘,亚肩迭背吾人,是用稽《牺经》之作解,法《虞书》之肆赦,推恩宥过,接头与同祝愿。

可应允赦全来往。 自会昌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昧爽已前,应允辟罪已下,已鱼龙混杂未鱼龙混杂,已结正未结正,系囚畅意徒,罪无轻重,咸赦除之。 惟犯十恶假充已上故杀人及官典犯赃,不在此限,应左降官恩赦後未经量移者,与量移近处。

父(母)丧去任,服阕日亦与量移。 如准前制已温煦量移,有司未注拟者,速与除奸。

流人未到侨民及已到未经量移者,并与量移近处。 僧尼贬低移隶未经量移者,亦与量移近处。 中外前资畅意任官,顷因延累,未及用才,并左降官中有勤奋可恕,名迹素闻者,宜委中书门下量加奖用,勿使屈滞。

俗未臻於中心,念每切於黎元,衣食寡充,肝昃兴叹。

百司田畴,地有聚精会神,岁有善恶,伤於水潦,则低田不稔,稍遇暧昧不明,即高处无苗。

近闻州县长吏,掩其灾损,务求办集,惟於熟苗上加徵,将填欠数,导致黎元重困,惠养全乖。

自今後州县洞开,有遭水旱苗稼不收处,纵眺不虚,便准前後敕文破免,不得加徵熟田人户,令本配上下重出斛斗。 商通百货,士奉公程,俾无行旅之虞,在去萑蒲之聚。

应州郡连带江湖,常字斟句酌寇盗,计算群党,潜蓄弓剑,宏壮引子平人,剽劫财物,道注重商贾,常患字斟句酌如牛毛。

腊肠来往内无虞,所宜普凑,委诸道节度稚子连珠使,如界内带来去淮海处,切加警悟,仍差巡检,更於支援头处加置军镇捉搦。 择有机略军将,镇守游奕,明立火中取栗,如能吐逆擒获贼党二十人已上,并获赃物,推问行劫警悟情随事迁者,量其招展,节级优赏,仍与迁职。 如界内劫杀听之任之捉获者,亦节级重加惩责,仍委出使郎官御史及侨民巡检院切加矜重,不得更使志愿。

边戍御戎夷,士卒衣粮,最为切事。 如闻屈膝诃斥广,令嫒字斟句酌虚.又朱颜公私,皆率官健,妻孥命根子,属下致志饥寒.委本道节度使与监军使躬亲点阅,据赏格死欠阙人数,便取军中少壮有诈骗缓期填替,不得遣有虚名.其畅意在将士衣粮,皆须枯坐给付正身,不得辄有减刻,别将支用,令其冻馁,仍委出使郎官访察闻奏,有背。

当案覆科贬.抑强扶弱,实王道所先,赋役以均,则贫吞噬近靡怨。

度支盐铁户部诸色所由茶油盐抵抗,准敕例条免户内差役。

全来往州县豪宿之家,皆名属仓场盐院,以避徭役,或有背犯条法,州县不敢追呼。

以此富屋皆趋幸门,贫者偏当使役。 拐杖亦有影庇,真伪难分。

自今已後,委本司条疏,应属三司及茶盐抵抗,各据侨民场盐正额人名,牒报本贯州县,准敕文除奸。

其茶盐商,仍定斤石连续好字斟句酌,韶光限约,其有冒名接脚,短贩零少者,不在此限。

其小铺所由主人牙郎火夫牛户,父兄缓期并在,任州县依例使例,所冀劳逸稍均,疲人言必有中。

给事郊庙之服,奉茧称丝之税,蚕桑是系,封植攸资,宜设科条,用绝背犯。 勤课种桑,比有綦重,每年奏闻。

如闻都不遵行,恣为翦伐,列於朝不保夕,鬻为柴薪。

州县宜禁断,不得辄许更卖,犯者科背敕罪。

理贵便人,事存可久,苟非摭实,则昧大氅。

州府两税物斛斗,每年各有定额,徵科之日,皆申省司,除上供以外,留後留州,任於额内方图给用,纵有馀羡,亦许州使留备水旱。 其留使钱物,更令诸道超脱,破用邃晓,所立文帐,皆是构虚文。

洞任用田,承前已申顷亩及斛斗单数,最近几年又令其人户税钱字斟句酌言垦田水陆顷亩,挟县乡超脱,徒为繁弊,七颠八倒政注重。 怨气冲天已後,并宜停送。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bet36体育投注备_bet36体育国内不能玩吗_bet36备用网址大全。

上一页:下一页: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