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私募生存的十二年(之一百二十三)-综合信息

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
我在私募生存的十二年(之一百二十三)-综合信息

就这样的一个动作,激怒了他们,两个人掏出了匕首,在邢哥的大腿上,肚子上,连扎了三下。

邢哥紧捂着自己的伤口,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喷,热乎的血浆,让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冷。   自己站起来,强硬着,瘸着腿往车多的主路上走去,后面滴着血,邢哥啊,你能不能活着回来。     我能理解邢哥当时内心憋闷的感觉,我理解他的那种莫大的失落,人,总是有自己最为脆弱与最为坚强的一面。 他也不例外,他也是人,他也有自己无法承受的时候。   那个时候的出租车还很少,邢哥把大腿用裤带扎好,捂着伤口朝着几十米外的主路上走去。 拦了两个车都没人停,不过还好,他也就站了一两分钟,一个奥迪本来是拐向他走出来的那条路的。

但是看见邢哥招手,它又倒出来,停在自己的身边,邢哥拉开车门说道:“兄弟,我在外面喝醉了,被人抢了,现在我必须去医院,你能帮我吗?”  这个人叫王振,是一个商人,这天半夜和自己老婆吵架了,实在是郁闷的不行,开车出来溜达,结果遇到了邢哥。   他听了邢哥这么说,想都没想,说道:“快,快上来。

”  车子迅速提速,飞驰的朝着医院去了,邢哥在车上说道:“兄弟,我叫邢国辉,抢我的是三个人,其中一个穿了一条纯白的裤子和外套,中分头。 到了医院,给我朋友打个电话,孙超毅,139,尾数四个八,中间的我忘了。 ”  王振说道:“好,我都记住了,你喝酒了吧,喝点水。 ”  邢哥勉强的点着头,支撑着。   只有几分钟,半夜车少,速度很快,但是这漫长的几分钟,也让邢哥非常难熬。 邢哥看着一个个路灯呼啸而过,一个接着一个,意识渐渐的开始模糊了。

  邢哥被从急诊大楼飞快的推进了手术室,这一幕,和我当初一样。     半夜三点多,我家的防盗门传来一阵一阵巨大的敲门声,我听着这急促的敲门声就意识到出事了,光着身子跑到客厅打开门,门口的是孙铭,我还没说话,孙铭就说道:“快,邢哥出大事了,快穿衣服去医院。

”  我听着这话,脑袋里轰的一下,什么思考,思维,智商都没了,机械性的套上衣服,母亲在那屋一个劲的问我,我却一句都没回答出来。

  跟着孙铭到了医院,孙总也刚到。

孙总回来也去约人吃饭,都是为了给路叔借钱的事,喝醉了,正在家睡觉呢,自己是被孙铭送回来的,车是被孙铭开走的。

听到这个消息后,孙总半夜让孙铭去我家接我,自己则是打车过来的。

我们的时间都一样,在大厅遇到了。 那个救了邢哥的王振,全身都沾满了血迹,站在手术室门口也不知所措。   孙总看到之后,快步走过去,问道:“你给我打的电话?”  “对,我给你打的。

”王振回答道。

  “究竟怎么回事,你说仔细点。

?”孙总继续问道。   “他说他叫邢国辉,他喝醉了,我看他身上有两处伤口,一处在肚子上,穿一条牛仔裤,个头很高,穿得很干净.。

”王振仔细的回忆着邢哥的摸样。   孙总一听,一阵阵的酸楚,非常的难受,他和邢哥回来的,他知道,这个人一定就是老邢。

  王振看着孙总的表情,继续说道:“他上车我和我说了几句话。

”  孙总转过头,说道:“说什么了?”  他说:“兄弟,我叫邢国辉,抢我的是三个人,其中一个穿着白色的裤子,白色的外套,中分头,然后就是让我给你打电话了。 ”  这个时候,乔三也带着人过来了,孙铭在一旁问道:“要不要给嫂子打个电话。 ”  孙总做着安静的手势,靠在窗户边上,拨通了安艳的电话,安艳那天晚上并没有睡,她非常担心邢哥自己在外面,会遇到什么麻烦。

但是她又不能给自己的男人打电话,她相信他,什么样的困难都压不倒他的。

  电话里的安艳很平静,这或许就是胡思乱想的结果,有的时候,胡思乱想也可以成为一种思想准备。

  安艳的电话挂了,紧接着拨通的就是路叔的了,孙总极其简单的说了一下邢哥的情况,电话便挂断了。

  我呆呆的看着孙总,王振,孙铭,乔三这一群人,他们在我的眼里,时而大,时而小,说话的声音,一会大,一会小。 我不自觉的摇着头,看着这熟悉的一幕,好像在里面的那个人是我。

但是,现在它是邢哥,他是我最好的兄弟。 我只能冷冷的,呆呆的等着他,我相信,他一定可以顺利的出来。   孙总打完电话,看着手术室的灯,我能理解他的感受,孙总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。

他给人的第一印象虽然有那么点土财主,暴发户的样子。

但是,他真的非常的好,一个非常适合做大哥,做兄弟的人。

  我看着他也呆呆的站在窗户边上,我还不自觉的想着,他需要发泄,发泄自己内心这种难过。

突然,他重重的一脚踢在墙角的垃圾桶上,接着又是一脚。

巨大的声音,在这个空荡的长廊里带来了好几声回音。

接着一个医生从手术室里跑出来说道:“安静点,都安静点。

”  孙总看着医生脸上的表情,没说什么话,王振走过去,递了根烟到孙总的嘴边,孙总回答道:“谢谢。 ”  “我估计他没事,这人很聪明,我看大腿上的伤口被裤带扎紧了。 ”王振安慰的说道。

  孙总沮丧的点着头,说道:“孙铭,乔三,出来一下。

”说完朝着手术室外面走去。

  虽然没叫我,但是我也不自觉的跟着孙铭的后面,出去了。   孙总说道:“听刚才那个人说的,老邢应该是被人抢劫了。 在车上,老邢告诉他那个人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,包括裤子,中分头。

一会回去,问问他老邢是在那里上的车。

你们现在去,把周围所有的游戏厅,网吧,舞厅,旅馆,小吃摊,电影院,全部翻一遍。 一定把这几个人给我找到,好吧。 ”  孙铭说道:“放心吧,哥。 ”说完招呼着乔三,进去问王振,邢哥上车的位置。

  王振的回答,让孙总多了一个心眼,因为邢哥上车的那个位置,离老古新开的馨海不远。 孙总分析着想是不是邢哥在老古那里喝多了,自己走出来了。 但是也不对,因为邢哥喝多,按说老古是要让人送的。 再说,老古刚买了十台奔驰S系专门做几个门店贵宾的接待的,没有理由让老邢自己走出去的。   自己没有答案,于是拨通了馨海古哥的电话。 老古说道邢哥是很清醒的走出去的,听到邢哥被人抢劫了,还受了伤,老古也惊讶了一下,告诉孙总,自己马上就到了。

(关注读书感悟,就上)。